圖片
網站標志
資訊搜索
新聞中心
文章正文
滴滴打車與滴滴商標侵權一審案判決書
作者:管理員    發布于:2017-09-13 15:43:56    文字:【】【】【

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14)海民(知)初字第21033號

原告廣州市睿馳計算機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廣州市番禺區大龍街金海岸大遒49號201房。

法定代表人張日平,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陳福,北京大成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韓效亮,北京市聯拓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區上地東路9號得實大廈五層北區。

法定代表人程維,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馬翔,北京天馳洪范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劉艷鋒,北京天馳洪范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告廣州市睿馳計算機科技有限公司訴被告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侵害商標權糾紛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的法定代表人張日平,委托代理人陳福、韓效亮;被告的委托代理人馬翔、劉艷鋒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廣州市睿馳計算機科技有限公司訴稱:我公司于2006 年成立,主營軟件與互聯網業務,因準備從事與汽車相關的業務,注冊了第38類11122098號“嘀嘀”和11282313號“滴滴”、 第35類11122065號“嘀嘀”商標(以下簡稱原告商標),并投資成立全資子公司廣州市嘀嘀信息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廣州嘀嘀公司),申請了ddyddy系列域名。被告基于軟件信息平臺向社會公眾提供“滴滴(嘀嘀)打車”服務,并在提供服務的軟件程序乘客端和司機端界面等處顯著標注“滴滴(嘀嘀)”字樣,其服務包含了第35類商標中的替他人推銷、商業管理、組織咨詢、組織商業或廣告展覽、商業信息、計算機檔案中進行數據檢索(替他人),以及第38類商標中的信息傳遞、計算機輔助信息、圖像傳送、電信信息、電子公告牌、提供與網絡的電訊聯接服務、計算機網絡用戶接入服務、提供互聯網聊天室、提供數據庫接入服務、數字文件傳送等與我公司商標核定使用的服務范圍相同或近似的內容,侵犯了我公司的商標專用權。現提起訴訟,請求判令被告停止侵權,將其網站和打車軟件中的 “滴滴(嘀嘀)”字樣刪除,并在《人民法脘報》刊登聲明,消除影響。 

 

被告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辯稱:“滴滴(嘀嘀)”屬于象聲詞,代指汽車或汽車鳴笛,在汽車行業使用顯著性不高。我公司的服務名稱此前曾使用“嘀嘀打車”,后均改為“滴滴打車”,沒有單獨使用“滴滴(嘀嘀)”字樣,并與黃藍色出租車卡通形象圖案組合使用,顯著性較高,與原告的文字商標區別明顯。該圖文標識已與我公司提供的服務形成緊密聯系,不會與原告提供的服務產生混淆和誤認。我公司對組合標識的使用與原告商標類別亦不同,服務的性質不屬于原告注冊的第35類商業經營、管理和廣告服務,以及第38類電信服務范圍,而是屬于第39類運輸類服務,包括為客戶提供運輸信息和運輸經紀、信息處理、交易保障、信用管理等后臺服務,包括實體線下服務站。雖然我公司成立時間不長,但順應國家交通發展規劃,發展迅速,多次獲獎,“滴滴打車”服務在業內具有較大影響力,在全國同類市場占有率高,經營運輸信息服務平臺,司機端與客戶端依附于后臺服務,有大量線下服務站和服務人員配合。作為一款應用程序軟件,“滴滴打車”確實利用了電信和移動互聯網等通訊方式的便利,但任何一個行業的發展都離不開通訊和互聯網,我公司是互聯網和電信服務的使用者,并非提供者。此外,原告不能證明其將商標使用在第35、38類指定使用的服務項目上,其經營網站的使用行為應屬于第42類主持計算機網站性質。因此,原告的訴訟請求均不能成立。 

 

經審理查明:2012年6月26日,原告申請注冊第11122098 號和第11122065號“嘀嘀”文字商標,均于2013年11月14 曰批準注冊。前者核定服務項目為第38類,包括信息傳送;計算機輔助信息和圖像傳送;電子郵件;電信信息;電子公告牌服務(通訊服務);嚴供與全球計算機網絡的電訊聯接服務;提供全球計算機網絡用戶接入服務;提供互聯網聊天室;提供數據庫接入服務;數字文件傳送。后者核定服務項目為第35類,包括商業管理和組織咨詢;組織商業或廣告展覽;裔業信息;民意測驗;替他人推銷;職業介紹所;商業企業遷移;在計算機檔案中進行數據檢索(替他人);審計;尋找贊助。 

 

2012年7月31日,原告申請注冊第11282313號“滴滴” 文字商標,于2014年2月28日批準注冊,核定服務項目為第38類,內容基本同上。 

 

2014年5月26日,原告申請公證,使用手機安裝“嘀嘀打車”和“滴滴打車”軟件并分別叫車,乘坐后支付費用,取得發票。軟件名稱和操作過程中均有“滴滴打車”字樣。當曰,原告申請登陸被告“小桔科技”網站(www.xiaojukeji.com),其中有卡通出租車圖形,右側為“滴滴打車”字樣。當日同時登陸“滴滴一下馬上出發”的微博,注明“滴滴打車”和“官方微博”。微博中有2014年5月20曰發布的公告,內容為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將旗下打車軟件“嘀嘀打車”正式更名為“滴滴打車”。在“我們是誰”欄目下寫明: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是國內首家通過移動互聯網技術,開發新型網絡智能叫車系統的公司。滴滴打車,幫助乘客隨時隨地、方便、快捷地叫到出租車,幫助司機降低成本,更方便地接受預定,提升城市預約的叫車比例,更通過降低司機空駛率,改善市民叫車體驗,是符合節能減排、智慧城市、綠色出行的樣板項目。 

 

2014年8月25曰,原告申請公證,搜索“滴滴打車”,在百度百科項下,有該軟件產品特點的介紹,包括改變傳統的打車方式,建立和培養移動互聯網時代引領用戶的現代化出行方式,顛覆了路邊攔車概念,改變傳統出租司機等車方式,利用移動互聯網特點,將線上與線下相融合,最大化節省司乘雙方資源與時間,優化乘客打車體驗。其中“使用教程”原理簡單,與電話叫車服務性質類似,與微信用法大同小異,即乘客啟動軟件客戶端,點擊“現在用車”,按住說話,發送語音說明所在位置和要去的地方,松開按鈕,叫車信息會以該乘客為原點,在一定時間內自動推送給直徑3公里以內的出租車司機,司機可通過司機端軟件一鍵搶應,并通過電話與乘客保持聯系,乘客到達目的地下車時,可使用合作的支付平臺進行線上支付。

 

 “發展歷程”中稱被告于2012年6月6日成立,經過三個月的準備和推廣,同年9月9日軟件正式上線。“服務項目”說明自2014年6月起,滴滴將提高對司機、乘客爽約行為的處罰力度。原告認為上述服務包括替出租車司機推銷、進行商業管理和信息傳遞等其注冊商標涵蓋范圍內的內容。在被告網站招聘人員頁面,司機運營管理經理的崗位職責包括負責司機管理體系和建立、維護和完善。原告認為該項目符合第35類商標商業管理的內容。品牌經理的崗位職責包括各類廣告資源、宣傳素材拓 展管理等,原告認為包含廣告和積分商城等銷售和替他人推銷的行為。 

 

以上事實,有原告提交的商標注冊證及(2014)京長安內經證字第98號、第9449號、第9447號、第18972號、第18973 號公證書在案佐證。 

 

被告對上述證據不持異議,表示原告注冊商標使用的類別為第38類電信服務和第35類為企業的商業經營提供幫助,而滴滴打車的服務性質系提供與運輸相關的服務,不應歸屬于涉案商標使用類別。被告營業執照顯示的批準注冊日期雖為2012年7月10日,但滴滴打車軟件已經于同年6月10日投入使用, 當是原告商標尚在申請過程中。下載軟件的過程中可以看到被告小桔公司的字樣,使用形式也為“滴滴打車”文字加卡通圖形,不會與原告商標的使用構成混淆。每個公司都會對自有客戶和經營模式進行管理,與商標分類中為企業進行商業管理的指向并不相同。 

 

原告認為被告將乘客的信息進行收集,通過網絡傳遞給司機,乘客與司機之間通過聊天確認交易,屬于典型的通訊服務。被告表示所謂電信通訊系支持兩方直接一對一通話,而打車軟件提供的服務與此不同,公司對乘客的需求信息和司機提供服務的信息進行大量的測算、分揀和整合,被告本身也是通訊和網絡服務的使用者,并非提供者。 

 

關于原告對其涉案商標使用的情形,原告提交廣州嘀嘀公司的營業執照、工商信息、公司章程和授權書,以及購買域名相關資料,證實其于2011年6月16日投資300萬元成立該公司,2013年12月1曰授權該公司使用涉案商標,2012年6月至2014年3月陸續購買了 ddyddy.jiet/ddyddy.cn/ddyddy.com 域名經營喃嘀汽車網(現使用域名為www.ddyddy.net )。原告提交網頁資料及推廣合同,證實該網站展示與汽車相關的新聞、信息等,其曾于2012年11月、2013年5月與廣告公司簽約,連續三個月和五個月在滴滴汽車網發布某車型廣告和推廣信息,費用為15萬元和25.7萬元。原告還提交了 “滴滴車主通”項目立項書和企業研究開發費用明細表,證實其正在開發測試中的車主服務軟件內容,包括查詢違章、年檢、保險等信息和記錄,提供清洗、保養、維修等服務項目;該項目注明立項時間為2014 年1月,預定項目驗收測試的時間為卻15年7月,現尚未正式投入使用。 

 

針對以上證據,被告不認可車主通項目的真實性,稱僅為立項書,系內部文件,不能排除為訴訟特意制作,且使用晚于 “滴滴打車”項目,汽車后服務內容亦不屬于原告商標核定使用的范圍,與本案無關,其他亦不能視為對注冊商標的使用行為。廣州嘀嘀公司的經營范圍是計算機軟件開發,計算機輔助設備等,亦不涵蓋在商標指定使用的范圍內。其不認可網站廣告合同的真實性,認為嘀嘀汽車網未能顯示上線時間,沒有備案,只是介紹汽車的網站,不屬于對第35和38類核定項目的商標性使用。 

 

原告提交榮譽證書等獲獎證書,證實其于2011年獲得廣州市優秀軟件企業等項榮譽。經詢,原告公司成立于2006年,獲得獎項系基于制作中小學校管理軟件。被告認為此類證據與本案事實無關。 

 

 原告于2014年5月28日向被告發送律師函,要求被告停止使用涉案商標。被告認可收到上述信函,但認為自己的行為不構成侵權,遂未回復。 

 

被告提交了交通運輸部和北京市交通委員會運輸管理局發布的《公交水路交通運輸信息化“十二五”發展規劃》、《關于' 規范發展出租汽車電招服務的通知》、《北京市出租汽車電招服務管理試行辦法》等文件和通知,還有其獲得的中國年度創新成長企業100強、優化生活特別貢獻獎等獎項及榮譽證書,證實其新型運營模式有效緩解了都市交通擁堵,方便乘客,提升交通運輸管理能力和服務水平符合使我國交通運輸智能化、現代化的發展方向。其表示針對同類的服務,國家政策、體系機制都將其定位在信息撮合機制和出租車調度平臺,歸口管理屬于運輸服務單位,與原告商標核定使用的內容并不類似。“滴滴打車”圖文組合標識已經與被告公司及服務形成緊密聯系, 不會造成相關公眾混淆誤認。 

 

原告認可上述證據的真實性,表示獎項與本案無關,文件、通知等內容中強調通過電招服務轉變出租車運營模式,促進出租車行業發展,實現新的運營模式等,均屬于第35類中的商業管理行為的結果。 

 

 被告提交《類似商品和服務區分表》,以及《中國工商報》刊登的文章《嘀嘀打車為何惹訴上身》,證實相關業界認為其服務性質為從事運輸相關服務,包括運輸經紀、運輸預定、交通 信息,屬于第39類中的運輸經紀等服務。其提交(2014 )京國信內民證字第05596號和(2014)浙杭西證民字第19925號公證書,證實其經營地點的標牌、網站等公示內容中,使用方式均為“滴滴打車”文字加圖的方式,上方為圓角正方形中的出租車卡通圖形,整體顏色為黃色,車身上半部為藍色,下半部為黃色,“滴滴打車”四字也是黃色;公司員工中有大量信息處理人員篩選整合信息,并非一對一信息服務;公司在杭州亦有門店從事租車的實體經營;艾瑞咨詢集團關于中國手機打車應用市場研究報告中亦認為被告提供的服務為運輸經紀。其提交中國交通運輸協會為其出具的證明函,證實滴滴打車平臺已經擁有上百萬出租汽車司機和一億乘客用戶,位居同行首位,具有較高知名度,與被告及其提供的運輸信息服務形成緊密對應關系。

 

原告認為第39類通常指客運公司、出租車公司、物流公司等將人或物從一處運到另一處,包括物流和客運,以及提供車次、票價、始發站、途經站等票務信息服務,并不包括被告服務的內容。經紀行為系指為買賣或合作雙方撮合并從其獲取傭金的行為,被告不但沒有收取傭金,反而給司機補貼,其提供的信息亦為商業信息。政策指導文件、規定、通知及證明函等沒有法律效力;艾瑞報告中提到的被告類似公司經菅的核心環節有處理、派單、需求對接等機制和流程,被告收集乘客打車的需求信息,經過處理發送給司機,系收集商業信息,處理后發送給提供服務的一方,被告通過軟件進行商業管理,改變了經營模式,是典型的商務行為。 

 

 被告提交其與中通天鴻(北京)通信科技有限公司簽訂的通信服務合同、與北京國都互聯科技有限公司簽訂的短信業務協議及上述業務的付費發票,證實其為通訊服務的付費使用者,并非提供者。 

 

原告認為被告的服務系基于互聯網提供,使用租用的通訊工具和渠道并不影響其提供的內容。 

 

被告提交關于第11812231號“嘀嘀打車”圖文商標駁回復議決定書、該商標及第9243846號“嘀嘀”文字、第1B36522 號“滴滴打車”圖文商標擋案,上述商標申請或核定類別均為 第9類軟件類,與本案法律關系無直接關聯。其中“嘀嘀”文字商標的權利人為杭州妙影微電子有限公司(如11年3月申請, 2012年5月21日核準注冊),“嘀嘀打車”圖文商標的申請曰期為2012年11月,被商標局駁回,商評委復審后決定對該申請商標予以初步審定,移交商標局辦理相關事宜;“滴滴打車”圖文商標的權利人為被告(2013年3月申請,2014年4月27 日初審公告)。被告以上述證據證明商評委的復審意見認為同一 類別中的“嘀嘀打車”圖文商標與在先的嘀嘀”文字商標不構成近似。原告認為上述圖文商標僅通過初審公告,尚未取得商標證,不能證明被告所稱事實;上述結論仍可以通過相關程序改變,被告申請時的圖形與后來提交的不同,車頭卡通化使商標具有顯著性。被告表示前后圖形整體相同,只有細微調整,但與原告的純文字商標明顯不同;商標審查非常嚴格,如果商 標管理部門認為近似并構成混淆,不會發生上述事實。 

 

 以上事實,還有本院的庭審筆錄在案佐證。 

 

本院認為: 

 

我國《商標法》規定,注冊商標的專用權,以核準注冊的商標和核定使用的商品為限。未經商標注冊人的許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的商標,屬于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近似的商標,或者在類似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標,容易導致混淆的,亦構成侵權。在通常情形下,確認是否侵犯注冊商標的專用權,應參考被控侵權行為使用的商標或標識與注冊商標的相似度,兩者使用商品或服務的相似度,以及兩者共存是否容易引起相關公眾主觀上對來源的混淆誤認。 

 

 本案中原告注冊的兩類商標均屬于服務類,申請時間分別為2012年6月和7月,批準時間為2013年11月和2014年7 月。被告注冊成立于2012年6月6日,從事“滴滴打車”服務,公示的軟件上線時間為同年9月9曰,當時原告商標尚處于申請期。原告商標被批準注冊后進行公證時,被告經營的涉案服務處于更名階段,由“嘀嘀打車”變更為“滴滴打車”,當時未更新完畢的相關客戶端仍有使用“嘀嘀打車”的情況,對兩者都有使用,后均更新為“滴滴打車”。以下統一以“滴滴打車”表述被告服務的名稱。 

 

首先,從標識本身看,“滴滴打車”服務使用的圖文組合標識將其營業內容“打車”給予明確標注,并配以卡通圖標,具有較強的顯著性,與原告的文字商標區別明顯。原告認為上述組合標識中文字“滴滴(嘀嘀)”二字最為顯著,加上其他內容也不足以形成一個新的顯著的標識,仍構成混淆。但文字“滴滴(嘀嘀)”為象聲詞和常用詞,“嘀嘀”形容汽車喇叭的聲音,在日常生活中通常被指代汽車,“滴滴”的發音等同于前者,兩者在被告服務所屬的出租車運營行業作為商標使用的顯著性較低。而被告的圖文標識因其組合使用具有更高的顯著性。 

 

 第二,從服務類別的相似度看,“滴滴打車”的服務對象是乘客和司機,服務內容為借助移動互聯網及軟件戶端,采集乘客的乘車需求和司機可以就近提供服務的相關伯息,通過后臺進行處理、選擇、調度和對接,使司乘雙方可以通過手機中的網絡地圖確認對方位置,通過手機電話聯絡,及時完成服務,起到了方便乘客和司機,降低空駛率,提高出租車運菅效率的作用。原被告對上述服務的具體內容并無歧義,但對服務性質所屬類別意見不同。原告認為該服務包含了第35類商標中的替他人推銷、商業管理、組織咨詢、組織商業或廣告展覽、商業信息、計算機檔案中進行數據檢索(替他人),以及第38類商標中的信息傳遞、計算機輔助信息、圖像傳送、電信信息、電子公告牌、提供網絡的電訊服務、計算機網絡用戶接入服務、提供互聯網聊天室、提供數據庫接入服務、數字文件傳送等性質的內容,具體為整合司機和乘客的供需商務信息,通過軟件管理,利用互聯網圖像傳送和電話等通訊方式,進行信息的傳遞和發布,并通過支付平臺完成交易。原告認為以上過程均符合商業管理模式和電信類服務的特征,系其商標核定使用的服務項目,侵犯其商標專用權。被告則認為其服務性質不屬于上述兩類服務類別,應屬于第39類運輸類服務,包括為客戶提供運輸信息和運輸經紀服務。 

 

 第35類商標分類為商業經營、商業管理、辦公事務,服務目的在于對商業企業的經營或管理提供幫助,對工商企業的業務活動或商業職能的管理提供幫助》服務對象通常為商業企業,服務內容通常包括商業管理、營銷方面的咨詢、信息提供等。原告列舉被告提供服務過程中的相關商業行為,或為被告針對行業特點采用的經營手段,或為被告對自身經營釆取的正常管理方式,與該類商標針對的由服務企業對商業企業提供經營管理的幫助并非同類。而任何公司進行經營活動,均可能包含“商業性”、“管理性”的行為,以是否具有上述性質確定商標覆蓋范圍的性質,不符合該類商標分類的本意。 

 

 第38類服務類別為電信,主要包括至少能使二人之間通過感覺方式進行通訊的服務,設定范圍和內容主要為直接向用戶提供與電信相關的技術支持類服務。“滴滴打車”平臺需要對信息進行處理后發送給目標人群,并為對接雙方提供對方的電話號碼便于相互聯絡。上述行為與該商標類別中所稱“電信服務”明顯不同。該類別中所稱提供電信服務需要建立大量基補設施,并取得行業許可證。在發展迅速的互聯網經濟下,傳統行業開始借助移動互聯和通訊工具等開發移動應用程序,在此基礎上對傳統行業進行整合,發展不同于傳統行業的新型產業模式。被告經營的項目即為此類。在這種背景下,劃分商品和服務類別,不應僅因其形式上使用了基于互聯網和移動通訊業務產生的應用程序,就機械的將其歸為此類服務,應從服務的整體進行綜合性判斷,不能將網絡和通信服務的使用者與提供者混為一談。“滴滴打車”服務并不直接提供源于電信技術支持類服務,在服務方式、對象和內容上均與原告商標核定使用的項目區別明顯,不構成相同或類似服務。原告所稱其商標涵蓋的電信和商務兩類商標特點,均非被告服務的主要特征,而是運行方式以及商業性質的共性。

 

 第三,原告對其商標的實際使用情況,亦是判斷被告的使用是否對其造成混淆服務來源的參考因素。從原告提交的證據可以看出,其此前主營的軟件為教育類,嘀嘀汽車網主要提供汽車行業新聞及銷售推廣;其提供的車主通項目與“滴滴打車”的服務并不類似,且尚未實施,其所稱立項時間為2014年1月,當時被告服務已經以上線超過一年。因此,原告現有證據不能證明其在注冊商標核定使用的范圍內對注冊商標進行了商標性使用,也未在與“滴滴打車”同類服務上使用。被告的圖文標識則在短期內顯著使用獲得了較高知名度和影響力,市場占有率高,擁有大量用戶。從兩者使用的實際情形,亦難以構成混淆。 

 

此外,“滴滴打車”軟件的上線時間為2012年9月9日,原告商標的批準時間為2013年11月和2014年7月,均晚于被告圖文標識的使用時間。同時考慮被告的服務與原告注冊商標核定使用的類別不同,商標本身亦存在明顯區別,其使用行為并不構成對原告的經營行為產生混淆來源的影響。因此,本院認為被告對“滴滴打車”圖文標識的使用,未侵犯原告對第 11122098號、第11122065號“嘀嘀”和第11282313號“滴滴”注冊商標享有的專用權。原告的訴訟請求不能成立。 

 

據此,本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五十七條第(二)項、《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九條和第十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原告廣州市睿馳計算機科技有限公司的全部訴訟請求。 

 

 案件受理費七十元,由原告廣州市睿馳計算機科技有限公司負擔(已交納)。 

 

如不服本判決,可于判決書送達之曰起十五曰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遞交副本,交納上訴案件受理費上訴于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如上訴期滿后七曰內未交納上訴案件受理費,按自動撤回上訴處理。

 

                                                                審  判  長 王宏丞

人民陪審員 龐奎玉

人民陪審員 陸友才

書  記  員 李  曼

欄目導航
 
腳注信息
Copyright @ 2014 版權所有 廣西金飛律師事務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柳州市解放南路花旗一號樓1608室  電話:0772-2809500    技術支持:柳州市指尖互動網絡
吉林十一选五图表